Grand Circle Driving – Day 3

【前言】
眼看着这就又要再去美国参加Open World了,一年前在美西大峡谷自驾的文章却一直懒得写,草稿留在我的blog后台已经快一年,再不写估计要长霉吧。所以决定在这次去美国之前把债还了。

【正文】-2011年10月8日
今天的主要游览点是Bryce Canyon NP,然后会开到Torrey住宿,实际上我们并不准备游玩Capital Reef NP,到Torrey休息只是不想一天开车太过疲劳。

昨晚入住的Panguich离Bryce Canyon非常近,上午从旅馆Checkout,中午不到12点就已经开到了。之前从照片上看就觉得简直就是魔兽世界中的千针石林,而真正游览以后,是现在我认为最迷人的国家公园之一。

美国的国家公园入门的时候可以免费拿一张该公园的景点介绍,所有著名的观景点都在地图上用某某Point标志出来,最先到的是Sunset Point,实际上看名字就知道这个景点特别适合在日落的时候来,但是我们的时间不允许,尽管如此,仍然十分震撼。

你很难想象这样的地形是如何风化形成的,多少亿年的杰作。

Sunset Point处有很著名的Navajo Rail,是开辟好的让游人可以行走的小路,顺着这些trail可以深入到国家公园不能让车通过的地方,观赏更多的景点。置身其中,抬头望回去,别有另外一番风味。

离开Sunset Point之后,又去了Bryce Point,Inspiration Point,Sunrise Point以及Fairyland Point。但是没有再走任何trail。

从Bryce Canyon出口出来,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名为Fosters Steak House的西餐厅,有些人看到Steak就走不动道,嚷着要吃牛排。

他们所有人都吃了牛排。

只有我点了汉堡。我的理念是与众不同。:) 最好的地方是,这家牛排店有免费的热汤可以喝,总算是喝到热的东西了。

再show一下我们的车,这是停在牛排店外面。超有西部片的感觉。

汤足饭饱之后,经12号高速一路狂飙,爱死这样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公路了。

路途中两边的巨型岩石也很有特色。那个小小的人是我,所以,这石头得有多大啊。

今晚的住宿是临近Capitol Reef国家公园的犹他州小镇Torrey上的Howard Johnson Motel。从Bryce Canyon出来以后到目的地,经过了我们此行最难走的一段路,上山穿过Dixie国家森林公园,到达山顶的时候居然大雪,刚开始还只是雪景。

后来开进大雾中,可视度极小。

所幸安然无恙,在天色全黑的时候开到了旅馆,美国的Motel一般都还比较舒适,大概都是像这样的布置。

酒店外面小超市买的TruMoo Chocolate非常可口。

Grand Circle Driving – Day 2

【前言】
眼看着这就又要再去美国参加Open World了,一年前在美西大峡谷自驾的文章却一直懒得写,草稿留在我的blog后台已经快一年,再不写估计要长霉吧。所以决定在这次去美国之前把债还了。

【正文】-2011年10月7日
今天实际上是环大峡谷自驾游真正开始的第一天,计划是穿过锡安国家公园(Zion NP),抵达Panguich小镇,在那里住宿。行程大约240英里,算是不近的路程。

早上大概10点从拉斯维加斯出发,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开进人烟稀少的美国西部,天蓝的简直不像话,中午抵达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吃了似乎是在美国的第一次麦当劳,硕大的停车场,加油站,几颗只有顶上有些叶子的高高的树,还有远处的山和天上的白云,世界变得悠闲了很多。

大约下午3点不到就已经抵达Zion。

美国的国家公园都有个大门,需要买票,问多少钱,卖票的说门票25刀,我按照之前做的功课,继续问他说,有一种全部国家公园通用的年票是吗?回答说有,80刀。我说商量一下,每人80刀,我们4个人就总共要320刀,大师和我一咬牙一跺脚,妈的,不就每人80刀吗?我们要玩四五个国家公园呢!国内随便一破景点每个人要100块人民币门票不也是常见的嘛!上!然后回去我给了她320刀,说4个人,年票,人家淡然地看了我一眼,说,No,不是一个人80,是一辆车80。。。。。。我靠,早知道是一辆车80美元还商量个P啊,一个人才合20美元,一年之内通玩所有的美国国家公园,资本主义真是万恶啊,怎么能让人民生活这么幸福呢?

Zion NP是非常壮观的,但是我们没有走任何trail,开车穿过,看到好看的viewpoint就停下来照照相,天气很给力,蓝的不真实,老婆微博上发过下面这张照片,说我是对蓝天超级痴迷的人。

回来以后看照片,才发现照片中的Zion比身处其中给我的感觉还要好看。这算是比较稀奇的事情。

从Zion出来以后,天上开始多云,一直开到住宿地Panguich,大约是晚上6点多,原以为Vegas的酒店算舒服的,谁知道这个小镇上的New Western Motel住进来更舒服,至少,有免费wifi。

晚上出去吃饭,小镇上没什么可以发掘的中餐,只好找一家快餐店,汉堡/薯条/鸡块/冷饮,外面的气温也很低了,华氏40几度,却完全找不到任何热饮。这是在美国比较纠结的事情,绝大多数的Motel里除了咖啡机可以烧出热咖啡之外,不提供任何可以饮用的热水。

Grand Circle Driving – Day 1

【前言】
眼看着这就又要再去美国参加Open World了,一年前在美西大峡谷自驾的文章却一直懒得写,草稿留在我的blog后台已经快一年,再不写估计要长霉吧。所以决定在这次去美国之前把债还了。

【正文】-2011年10月6日
在拉斯维加斯的这一天,早上睡到10点多起床,天空已然放晴。虽然彻夜似乎都有蹦蹦蹦的遥远低沉的音乐声,但仍然是到了美国以后睡的最好的一天。

拉斯维加斯的那条Strip已经被太多人介绍过了,一条大街,两边都是各种富丽堂皇的酒店,酒店下面都是各种富丽堂皇的赌场,酒店旁边都是各种富丽堂皇的奢侈品店,LV,Prada,Gucci,Armani,Tiffany一个不能少。我们并没有逛完整个Strip,出了入住的酒店就顺着大街一直往南边走,走过了米高梅,甚至都没有走到金字塔,就折返了。

中午回到酒店吃Buffet,然后打车去LAS机场的Rent-a-car Center取预定的车,租车中心离机场并不远,而且有免费的Shuttle Bus。但是我们是从酒店过去,也就只能打车。

原先订的车是Ford Escape,但是去楼下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了Ford Explorer,更大的SUV,更适合美西的狂野,于是现场升级,挑选了一辆红色的Ford Explorer。如果不加人员险,总共9天的价格也才400美金出头,包含了车损险,GPS以及额外驾驶员和一箱油。这辆车将会伴随我们接下来的环大峡谷自驾游的全部旅程。

取完车,憋了许久的购物欲望在胸中爆发了,设定完GPS,先开去Las Vegas Outlet South,然后开车到Outlet North(拉斯维加斯有两个Outlet,其中North比较大,货品比较全)。购物的过程千篇一律,倒是在开会拉斯维加斯市区的时候,看到一团暴雨云悬在拉斯维加斯的顶上,蔚为壮观。

又路过一个很扭曲的建筑物,看标牌是关注脑健康的医疗机构,这建筑确实长得有些脑袋不健康。

回到拉斯维加斯市区已经天黑,把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我跟老婆出门去看传说中免费的著名的火山秀和海妖秀。火山秀在Mirage Hotel前面,每晚都会喷发数次,免费观看。要找到好位置就要早去。
未喷发前。

喷发中。

海妖秀则更像是一个话剧故事,在Treasure Island(金银岛)酒店前面。每晚也会表演数次,免费观看。

保存实力,明天开始真正的环大峡谷自驾!

Grand Circle Driving – Day 0

【前言】
眼看着这就又要再去美国参加Open World了,一年前在美西大峡谷自驾的文章却一直懒得写,草稿留在我的blog后台已经快一年,再不写估计要长霉吧。所以决定在这次去美国之前把债还了。

【正文】-2011年10月5日
其实今天OOW并没有结束,还有最后一天,有些演讲内容仍然极具诱惑力,但是大峡谷的召唤更加强烈,于是计划搭乘下午的航班飞拉斯维加斯,后面几天的行程会以拉斯维加斯为起止点,租车还车也都在这座沙漠中的明星赌城。

上午收拾完房间,我们四个人都觉得Hilton酒店到机场的Shuttle Bus应该是免费的,所以直接拎包下到酒店的停车场,钻进一辆空的Shuttle Bus,司机也很Nice,问清楚是到SFO机场,就娴熟地开车出发了。一路上,我们就商量,这应该给人多少小费呢?1美元?4个人1美元太少了吧,那每个人1美元也太多了,算了,折中就给个2美元吧。到了机场,司机帮我们把行李都拿下来,然后我给司机2美元,司机看了我一眼,淡定地说17美元,啊?要这么多小费?我反问,是17美元?司机又看了我一眼,还是淡定地说,是的,17美元,每人17美元。我勒个去,太丢脸了,原来机场Shuttle Bus是要收费的。给完钱,四个人掩面狂奔。

SFO-LAS的飞机是那种很小的飞机,中间一个过道,两边每排只有2个座位,飞机降落的时候,金慧小同学随着每一次下降的失重感,哇哇大叫,大师只能很无奈地抚摸她的头发。一直叫到飞机落地。

下午六点多到拉斯维加斯,赌城的机场也是不同凡响,到处都是各种闪闪发亮的老虎机,直接就进入状态。

不过拉斯维加斯正在下雨,打车到酒店,花掉30刀。酒店是之前在booking.com中预定的Imperial Palace(回来的时候定的是著名的大马戏团酒店Circus Circus),拉斯维加斯一条街上全是这种大型酒店,在非周末的时候,价格便宜到惊人。Imperial Palace一晚的价格是24美金,而Circus Circus也不过27美金。

晚上吃饭,大师选择了著名的中式快餐Panda Express,而我们则仍然是西餐,超级High的Burrito,一种墨西哥卷饼,其实后来我也有吃过其它的Burrito,但是拉斯维加斯的这份一直觉得是最好吃的一次。

饭后,不太喜欢赌博的我拉着老婆,随便走了走,外面还在下雨,酒店里面纸醉灯迷的感觉又太强烈,我并不很喜欢,由于明天还会继续在拉斯维加斯停留一天,因此将游览赌城的工作交给明天了,回房睡觉,风雨留在窗外。

How to do vehicle refueling in US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篇很弱智的文章,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在美国自驾游过的中国人也许会有帮助,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加油,要知道在中国通常我们只管付钱,加油都是服务员帮着完成的。

1. 美国加油可以用信用卡也可以用现金,不说用信用卡的情况,因为通常没有美国信用卡。
2. 用现金的话,必须要到加油站的商店里去,每个加油站都会有商店,洗手间等配套设施的。
3. 美国的汽油,每个地区油价略有不同,普通的车大约40-50美元可以加满。
4. 开进加油站,停在油枪边上,熄火,看好是多少号油枪,每个油枪箱子上都有号码的。
5. 走进商店,给店员钱,说要加这么多钱的油,同时告诉他油枪号码,汽油不需要交税,就给正好的40美元或者50美元就行,如果没有加到这些钱油箱就满了(或者你自己松开油枪停了),多余的钱会退给你,不用担心。
6. 出商店,把油枪拿起来,车子的油箱盖打开,插进去。
7. 选油号,每个油枪箱子上都有所有型号的油可供选择,拍一下就选中了,如果不记英文的话,通常从左到右油品越来越好,我们的Ford Explorer加的是最左边的最差的那种油,如果不确认,可以在商店里问店员,告诉他车型号,问他的建议,也可以在租车的时候就问好。
7. 最后最重要的一步,选好油号以后,要回来捏住油枪开关,才会开始加油,刚来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要捏油枪,不停地拍选油号。。。
8. 不需要怕加超了,如果之前付了50美金,那么店员已经帮你设置好了,加到50美金的时候,就自动停了,最后1美元的时候,油枪进油开始变慢,这是正常现象,一直捏着就好了。
9. 加完了,油枪插回去,上车,走人。

希望有帮助。:)

OOW2011 – Day3

实际上OOW在今天之后还会再有1天半的会议,但是我受大师引诱,从下一天开始就飞到拉斯维加斯开始为期10天的美西自驾行程,所以这是我参加OOW的最后一天。

早上起床,如往常一样在下面的Starbucks买一杯焦糖玛其朵,坐酒店的Shuttle Bus到Moscone West,穿过街,走到Moscone South,参加会议,我想这是这一周很多人每天都在重复的线路。

上午参加了两个session,第一场关于Oracle VM的策略和计划。

基于开源Xen架构的Oracle VM,已经发布了最新版3.0,加上Oracle Desktop Virtulization这个桌面虚拟化方案,以及收购Sun获得的Oracle VirtualBox,Oracle已经打造出了一整套企业级虚拟化解决方案,Oracle进入虚拟化领域比业界老大VMWare要晚很多,但是强力的免费策略,以及持续的技术投入,仍然让这一套虚拟化方案进入越来越多企业的视野。

第二场同样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话题,如何在让Flash加速Oracle企业级应用。在11gR2版本中的Oracle数据库中,我们已经可以采用新初始化参数DB_FLASH_CACHE_FILE等来直接指定flash卡或者ssd磁盘,但是在之前版本中该怎么办呢?

答案是采用Flash ASM Diskgroup(因此必须是10g以后版本),也就是手工将某些ASM磁盘组创建在Flash磁盘上,这是很有趣的解决方案,用日渐廉价的SSD可以获得巨大的性能提升。

听完演讲已过中午12点半,跟Steven赵义一起去汇合佟老师小朋友,大师,宝宝以及小青蛙一行上午去渔人码头游玩的人,溜达了大半个城市,在唐人街吃了饭。午饭以后,他们继续去九曲花街,我跟Steven回Moscone South听下午的重头戏,大名鼎鼎的Tom Kyte的演讲 – Five things you probably didn’t know about SQL.
Tom Kyte's Presentation

Tom的名气确实大,一个普普通通的技术主题,一个detail到代码级别的ppt,一个与架构与大局与最前沿技术基本上没有关系的演讲,仍然吸引了可能是最多的听众。

演讲完毕,还有大堆人围上去,像对着明星一样噼里啪啦照相,就差要求合影了,我也不能免俗,给一张Tom帅哥的近照。
Tom Kyte in OOW 2011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评价今年的OOW,那就是:满意但不令人激动。或许,我们明年再见。

OOW2011 – Day2

如上一篇Day1所记,今天一觉睡到中午12点才起床。而大师也几乎跟我一样,睡到12点才醒。但是不同的是,下午我来OOW参加会议,而大师还是跟昨天一样,陪他的老婆和我的老婆两位女将一起出去逛街了。

差不多下午1点乘酒店的Shuttle Bus赶到Moscone West,正好是OOW的饭点儿,凭午餐票领一盒快餐,给老外的会议提供快餐真是简单,全是冷的,完全无需考虑保温什么的技术。几大块鸡胸肉算是让你吃到饱的主食。对了,旁边那杯星巴克是我自己买的。

吃完午餐,先去Moscone North的展厅看了所有Oracle一体机的实物展示。今年Oracle OOW的主题没有任何有关数据库的新鲜东西,比如说完全没有预测的Oracle 12c的消息,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一体机上(当然我只是说跟数据库有关的部分)。

Exadata X2-2和Exalogic。
Exadata X2-2 & Exalogic

Exadata X2-8.
Exadata X2-8

两周前刚发布的Oracle SuperCluster T4-4.
Orace SuperCluster T4-4

两周前刚发布的Oracle Database Appliance.
Oracle Database Appliance

本次OOW发布的Exalytics.
Exalytics

基本上以上是整个Oracle一体机的家族成员。当然还有一些盘阵,带库产品,从外表看上去也跟这些很像。

然后去了Moscone South的大展厅,这里是所有Oracle Partner的展示场地。几乎可以看到所有Oracle的竞争对手都在这里(当然,现在Oracle软硬两手齐头并进,也很难找到不是竞争对手的厂家),比起国内来说,这里的竞争环境应该说算是健康的,在战场上,没有任何永远的敌人也没有任何永远的朋友,Oracle和HP的恩怨已经足够说明这点。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EMC和Intel。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HP,NetApp。

在这里我们看到IBM,IBM是这届OOW的金牌赞助商。

在这里我们看到Teradata。在网络上可以互相攻击对方的产品,但是我仍然会把展位办到你的大会上。

Moscone South是Oracle Database,Storage等技术讲座的地方,所以以后几天估计也就在这里逛了。今天下午听了两个讲座,其实感兴趣的很多,但是实在是分身无术。

第一个讲座是Oracle Linux Strategy and Roadmap。听众甚多,看来都很关心Oracle Linux的发展趋势。倒是并没有太多新鲜的,特意提到了刚收购没多久的KSplice,这是一个可以让升级Linux内核而无需Down机的程序。

还提到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在Oracle Linux中即将会增加的功能,包括DTrace(Solaris系统中的杀手级程序)、Btrfs(新一代文件系统)等。
DTrace will built into OEL

第二个讲座是Oracle Database Appliance的介绍。讲座完毕,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是否可以将多个ODA连在一起以提供扩展性?答案是:不可以,但是作为容灾可以连两个ODA。另一个问题是,什么因素让Oracle决定不在ODA中包含Exadata Storage Software软件?答案是:Oracle想让这个Solution尽量简单,如果加进存储软件就不那么简单了。

出乎意料的是听众并不多,Oracle特意将这个讲座安排在一个很大的房间,但是超过半数以上的椅子都是空的。所以一体机的前途究竟会怎样?可能还需要时间来考验。昨天Larry在作Keynote的时候,Twitter中的评论就有提到,“Larry,不要再一直说你的一体机了,只有10%的客户会买这些东西”。

今天最后的节目是晚上的OTN Night Party,本来计划在街心公园,但是由于今天三藩市一直在下雨,所以挪到搭建的大棚子里,就是中午午饭的地方。
OTN Night Party

各位,明天再见。我要去Enjoy Party啦。

OOW2011 – Day 1

这是今天(OOW2011-Day2)补录的,刚到的那天由于时差晚上并没有睡好,再加上又有一些感冒,而且昨天晚上还参加ACE Dinner Party,搞到10点多才回酒店,倒头就睡,一觉睡醒,已然是今天中午12点。

OOW2011-Day1
由于时差原因,夜里2点多就醒了,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凌晨5点钟,实在是睡不着,又有些感冒更是难受,看着天快亮了,索性起床洗了一把热水澡,跟佟老师小朋友(她也一样时差反应)一起出门溜达。

正常的时候,早上7点钟在这里应该是很少人,但是由于OOW,不但酒店大堂,就算是在街上,也还是人数不少,想到早些注册可以避开正式开始时候的排队,所以用iPhone上的Google Map定位了可以签到的Moscone West地点,离入住的Hilton SF Uninon Square并不远,大约也就是几个街区,跟佟老师小朋友一起走过去。清晨的三藩市有些微凉,空气新鲜,心情畅快。

整个旧金山的Downtown似乎是Oracle的海洋,跑在街上的出租车的顶部广告牌,大公共的车体广告牌,楼宇的外立面广告,到处是Oracle的印记。
OOW2011

8点左右到Moscone West,果然人不多,注册完毕。整个注册过程非常简单,在注册台上的笔记本中输入自己的邮件地址,然后点Check-in,就完毕了。后面的打印机会自动打印出入场用的Badge。
Me in OOW2011, Moscone West

第一天并没有Oracle自己的session,都是各个Oracle用户组组织的技术讲座,大部分都在Moscone West。平行进行的讲座大约有数十个,即使是只跟数据库、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相关的主题也很多,只能选自己最感兴趣的进去听,有时候还要在听到一半的时候离场跑去另外一个房间听其它的主题。累计参加的讲座包括:
IOUG: Administering Parallel Execution in Oracle RAC - Riyaj Shamsudeen
MySQL: Improving Performance with Better Indexes - Ronald Bradford
08528 – Perl: A DBA’s and Developer’s (Forgotten) Best Friend - Arjen Visser
Introduction to Oracle Buffer Cache Internals - Craig Shallahamer
IOUG: Oracle Exadata for Oracle DBAs - Arup Nanda
Oracle Data Guard: Failover in Seconds - Matthew Morris
Three Approaches to Shared-Pool Monitoring (Dodging ORA-4031s ) - John Hurley

参加了这些讲座,发现这里的兴趣点跟国内相差并不大,比如Oracle Buffer Cache Internals的讲座人数就比较多,但是也可能是演讲者极为有名-Craig Shallahamer,他是Forecasting Oracle PerformanceOracle Performance Firefighting两本书的作者。另外Perl的那场主题人数也非常多,很多人站在后面,但是这场主题总体来说太属于入门级了,只简单介绍了如何使用Perl、如何使用CPAN、如何安装DBD::Oracle、以及几个简单的perl脚本操作Oracle数据库的实例。

在会场碰到了Enkitec(Enkitec和Pythian一样,是我知道的在Oracle技术服务领域最有名气的企业,不但高手云集,而且都与Oracle原厂走的极近)的几员悍将,从左到右依次是Kerry Osborne, Karl Arao, 我和Tanel Poder。Kerry是Enkitec的co-founder;Karl原本在菲律宾,现在移居到美国工作,在Kerry的团队中,在这次见面之前,我们在google talk中曾经多次交流;而Tanel是全球最著名的Oracle技术专家,最近刚刚加入Enkitec,负责筹建和管理Enkitec Europe。Kerry和Tanel都是Expert Oracle Exadata的作者,这本书我最近正在跟阿里巴巴的Jacky张瑞以及甲骨文中国的Kaya黄凯耀一起翻译,大约数月以后可以在国内出版。有趣的是,在聊天过程中,我提到我正在翻译这本书,其中的Kevin Says部分(这本书有些部分有Kevin Closson的注释或者见解,以Kevin Says关键字标注出来,我们会翻译成Kevin说,如果成书以后,大家觉得Kevin说的部分读起来有些别扭,请不要见怪)非常晦涩,非常让人头疼,Kerry和Tanel很高兴地开玩笑说,正是如此,因为他们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Kevin到底在说什么。 🙂
Kerry Osborne, Karl Arao, Me and Tanel Poder in OOW2011

在整个会场的各个通道里经常会看到席地而坐的技术人员开着苹果的笔记本,也许在写文章,也许在工作,在远程处理问题。这样的场景让人很亲切,很多年以后如果我退休了,又可以再次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一定会回忆起当年自己作技术时候的种种辛苦而有趣的事情。在这里,真心祝所有的技术者,工作顺利,生活幸福,节日快乐,我们很单纯,我们很辛苦,我们很宅,但是要知道我们保障了这个星球上绝大多数的人们赖以生存的各种系统和设施。Cheers。

在会议间歇的时候,逛了逛Oracle设置在会场里的出售书籍和各种纪念品的商店,决定买一件给儿子的礼物,如果还有朋友想要,请尽快留言,我会帮你带回国内。给我们的Oracle Kids。
Oracle Kids

接下来是下午5点半开始的重头戏,在Moscone North的大会议厅Oracle总裁Larry Ellison在本届OOW的Keynote演讲。
Screen Shot 2011-10-03 at 4.53.22 PM

说实话,这届Larry的演讲实在是乏善可陈,除了Oracle一体机就没有任何新内容,从Exadata,Exalogic讲到Oracle Database Appliance,Oracle SuperCluster,最后是Exalytics,本届的关键字是“Parallel”和Larry有名的“Next Slide”,如果你在Twitter搜索#oow11,将会看到很多人对于这次Keynote的现场直播(包括我),几乎没有称赞。实际上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把Oracle Database Appliance和Oracle SuperCluster的发布放到这届OOW上来由Larry宣布,应该会有更好的现场效果,但是实际上却是在两周前就宣布了这两个新产品的发布信息,而本届OOW上发布的Exalytics又没有什么激动人心或者说颠覆技术市场的内容。总体来说,比起当初震撼性发布Exadata时的现场,此次Keynote绝对属于中下水平,说差也不为过。

但是无论如何,我在OOW现场。:)

值得一提的是,Keynote的退场大约花费了半个小时。因为真的是人山人海,这是排了超长的队,乘电梯从楼下会议厅上到楼上以后转头拍的现场,还有无数的人没有走出会议厅。

退场以后,跟大师一起坐Shuttle Bus去另外一个地方参加晚上的ACE Dinner Party,吃了什么无关紧要,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确实没什么好吃的玩意儿,但是在会场中见了很多之前只在网络上认识的技术高手,比如Tim Hall(他会在下个月到中国来在我们筹办的Oracle技术嘉年华中作主题演讲),比如Pythian的首席技术官Alex Gorbachev(会在今后就RAC SIG组织在中国的推进而进行更多的合作),当然还有认识很久见过数面的好友,Kai Yu,这次聊了很久,关于一体机,关于Oracle VM,关于以后可能的合作,宴会之后,还跟大师以及Kai Yu一起腿着回了酒店(因为都住在Hilton),虽然我今天算是拖着病体,但是非常高兴,收获巨大。

晚安,朋友们。

OOW2011 – Day 0

今天下午6点从北京出发,飞了12个小时,今天下午3点到达旧金山,这个西海岸的城市天空依然如此湛蓝。如果不是发现我们的行李被别人错拿了,我们的心情会更好。

我们带来的很大的白色箱子算是很少见的,但是居然真有一模一样的,而且还真被这个粗心的家伙错拿了我们的,留下了他自己的。无奈只有填了国航的行李事故单,等待这家伙自己发现了以后把箱子还给我们。但是估计最早也要到明天了,洗漱用品,换洗衣物全部都在托运的箱子里,郁闷啊。

到酒店房间没多久,就有人专门送来给Oracle ACE Director的小礼包,一包很好吃的小坚果,一件T-Shirt,一个小背包,一顶帽子,几块巧克力,一瓶矿泉水。Oracle确实显得很细心,办OOW这么多年,也算经验丰富。

晚上跟大师夫妇去唐人街走了一圈,进了一家名为四海酒家的中餐馆吃了晚饭,大师建议吃中餐,我建议的馆子,平均每个菜9-10美元的价格,味道一般,量倒是不小。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刚从中国过来就那么想吃中餐,但是这一顿吃的还是很饱。席间大师说,以后几天自驾能吃什么就不受控制了,所以得把中餐吃饱了…还说要买多多的方便面和辣椒酱存在车上,实在吃顶了西餐就吃方便面。

在进四海酒家之前,很巧地碰到了Yu Kai,由于他准备要迅速地填饱肚子,然后回酒店准备明天要在OOW上演讲的Presentation,所以寒暄几句以后,没有跟我们一起吃饭。不过,以后几天仍然有机会相聚。

夜晚的三藩市还是有些凉意,在这个城市的大部分旅馆里现在住的都是来参加OOW的人员,按照以往的情况,会有数万人在这5天内齐聚三藩市,来参加这个每年一度的全球最大企业级软件提供商的技术盛会。

期待从明天开始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