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游戏的罪名

以下文字转载自Mop,我很少在自己的blog里面转载别的文章,但是这篇写的让人比较解气。
当然,我承认,虽然网络游戏不是国内那些SB宣传的那样洪水猛兽,但是由于那种虚拟现实的感觉,仍然会更加轻易地让年轻人上瘾,玩物丧志的事情比其它的娱乐项目更容易出现。但是,道理很明显,因噎废食是最SB的做法。

我们何时才有话语权

如果我们还能在指着电视大骂一通后坐在电脑前重新登陆游戏帐号的话,那么就应该很容易理解这篇文章题目要说的内容。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经受过很多类似或者说更重的打击,所以再看到这一幕后,早已经气过头的我们大都一笑了之或是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找东西塞住耳朵,准备抵挡刚刚一同看电视的父母把一箩筐的废话。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7月27日播出“揭开网瘾之谜”,非常有深度地分析了《魔兽世界》等游戏为什么吸引青少年等问题。前面这句话中的“深度”我本想加上个引号,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种节目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比起张春良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比起“电子海洛因”的定义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比起防沉迷系统,这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事实上央视这个节目还算不得过分,最多就是抓住一个具体事件后将原有的事实给夸张扩大了。而我们生气的根源则是:从来就没有什么节目是替我们说话的,因此无论是黑是白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谁干的破事全让游戏顶罪,我们却干看着没办法。说白了,就是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这当然是件很郁闷的事,例如张春良这厮就闹了不小的动静,我们都知道他在胡说八道:那个13岁的孩子玩的根本不是网络游戏《魔兽世界》,而是单机游戏《魔兽争霸3》,并且他玩的还是盗版。

问题是,虽然我们对这些很清楚,但却没有任何机会说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家伙在电视上装腔作势。并且他们永远也不会提到,同样是在2005年,张春良大炒那个孩子玩《魔兽争霸3》而自杀的时候,中国电子竞技选手刚刚在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总决赛上获得《魔兽争霸3》这个项目的冠军。后者绝对不会比那个自杀的孩子玩这个游戏时间更短,并且全世界最少也有几百万人玩过这款游戏,这却又该如何解释呢?再例如那位父亲说,自己孩子跳楼是因为模仿《魔兽世界》里某个种族飞天的动作,那么在这游戏出来之前每天全世界那么多人跳楼自杀却又是模仿谁呢?并且那位父亲肯定也不会对对记者说,他在那个悲剧的前一天才当着儿子的面粗暴地撕毁了儿子写的日记。

我们再看看前不久另一件事,是关于我国某个城市网吧发生爆炸案件的,本来这事的味道还没那么浓,但很不巧那个网吧老板放进了几个未成年人进去打游戏,于是性质就变了。

我在知道这个消息后看到的前几条报道以及相关引深的报道,全部都是批评网吧老板为什么要放进未成年人进去打游戏以及那个受伤的孩子家长如何质问的,却从来没人提过那个炸弹是怎么回事。

那么当地警方呢?报道上说:他们迅速果断地采取了行动,出动大量的警力去…….突击检查各个网吧是否容纳未成年人!

突击检查各个网吧是否容纳未成年人!

突击检查各个网吧是否容纳未成年人!

在发生爆炸案件后,出动大量警力去查封网吧看是否容纳未成年人!

这就是我们的关注点,其实当地警方除了去检查网吧还去寻找放炸弹的凶手,因为没几天那个放炸弹的家伙就被抓住了,但媒体的报道重点将主题偏移了。

再往前看几年,2002年有两个孩子在北京的蓝极速网吧放火烧死了不少人,结果全国的网吧都倒了霉,几乎是全部停业。没过一个月,另一个城市发生了早餐店被投毒事件,死的人更多,却没见全国的饭馆关门。一个是人为纵火,一个是人为投毒,同样性质的案件,同样是经营者防范疏忽,但从报道到处理的角度全完全不同。

当然事情源头不用提自然是2000年光明日报关于电子海洛因的报道了,按那个记者从网吧老板嘴里的话说,玩游戏的孩子,“以后男孩全变小偷,女孩全变三陪小姐。”

听上去似乎很象对某种事物怀着刻骨仇恨的话,记得以前有人在列举国内各城市排外时曾把北京列在首位,并在文章结尾总结说,如果要留在北京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彻底变成北京人,二是成为小偷。

如果说一个人因为遇到某些挫折或是某些人给他造成伤害后产生这种极端的仇恨还有的可说,那么一个网吧的经营者究竟因为什么理由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呢?

很显然这是那位采访他的记者替他说的,事实上,那位记者是否真的去采访了都是个问题。在相关所有关于游戏的负面报道中,都有个共同特点:报道者几乎根本就没去采访也没调查,完全根据想当然以及迎合大众口味的方式编造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新闻,而整个社会在对这个行业完全无知的情况下就更加对游戏敌视,这就更加剧了媒体们编造类似新闻的动力。

现在的结果是,只要有人死了,先调查此人是否玩过游戏,只要是玩过,那么死因一定与游戏有关。

在前两年曾发生过一件事,三个孩子去远处的网吧玩游戏,因为时间太长,所以回家时过于疲倦,于是他们就卧在铁轨上睡着了,火车开过来时直接碾死了两个。

但这居然也成为游戏的罪状之一,虽然玩游戏与他们不知道哪根筋出了毛病躺在铁轨上睡觉根本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不过这终归还是和游戏沾过一点边的报道,而另一条报道则是三个初中女生自杀了,在采访学校时学校的负责人说,学校周围网吧很多,三个女生一定模仿游戏里的情节自杀,因此对三个女生的死游戏难脱干系。我们确实可以指出,学校这个说法很不负责任,完全没提到自己的问题。

但游戏反正是个毒品!虽然我们任何一个玩家都可以指出来,尤其是老玩家,从小到大没玩过上千款游戏也有几百款,似乎还没有一个游戏里有教人自杀的情节,倒是不少电影电视有这样的镜头。

但游戏反正是个毒品!虽然我们都知道,那三个女生从来就不玩游戏,更没去过网吧,她们可能根本就不清楚游戏应该怎么玩。

但游戏反正是个毒品!虽然那三个女生留下的遗言里清楚地说明了因为功课不好压力太大才走上这条路的。

但游戏反正是个毒品!她们的死必须由游戏来承担!

也有比较重复的报道,张春良就曾经说过看过关于母亲在学校里给教师跪下的事。原因自然是孩子玩网络游戏要被学校开除才发生的,那么她一共跪了几次呢?

就我目前知道的版本有〈母亲传奇的一跪〉〈母亲奇迹的一跪〉〈母亲千年的一跪〉等等。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传奇〉是盛大的,〈奇迹〉是九城的,〈千年〉是亚联的,要么是那个母亲跪过至少三次,要么是至少有三个母亲各跪过一次。

现在不管怎么说,用这样的事来追究真假似乎显得不太厚道,那么关于母亲跪在网吧门口要求人家归还儿子则是真正的经典了,说来说去,只有一句话可以用来表达她的意思:

“把儿子还给我!你这黑心老板!”

但那是她的儿子,不是网吧老板的儿子,她的儿子她自己管不住,却怪得谁来?何况又不是人家拿着刀绑架他儿子进的网吧,他儿子有人身自由,人家想轰都轰不出来。

这些不用管,关键是:

“把儿子还给我!你这黑心老板!”

其实网吧老板巴不得那个孩子赶紧滚蛋,当母亲的不进来拉孩子却跪在门口,等谁来拉?让我们去拉么?但这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总之跪在那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把儿子还给我!你这黑心老板!那是我的儿子,你留我的儿子干什么!”

是啊,留你的儿子干什么用呢?谁愿意留你的儿子呢?

所以当前不久那位拷问游戏厂商良心的母亲对着丁磊说要崩了他时,丁磊吓了一跳,事后才明白她儿子玩的是〈传奇〉。丁磊就很郁闷,〈传奇〉是盛大的呀,不是网易的,和他丁磊没什么关系。何况他儿子自己玩不玩游戏与丁磊的良心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这不用管,反正这些黑心的厂商没一个是好东西!

于是前不久关于健康网游的提议上,家长们就喊出:“中国就不该搞网络游戏!”

对啊!为什么要发展网络游戏呢?那些使人沉迷的毒品!那些祸害青少年的凶手!张春良不是说过了么:这是新一轮的鸦片战争!当然我们清楚,除了少数几款游戏外,其中大部分是从韩国来而不是英国或者其他西方国家来的。但我们要注意到,韩国的领土上有美军!总之这是新一轮的殖民战争,我们要象张春良和那些家长们一样警惕!中国就不该搞游戏!应该把游戏彻底禁掉!还有网络也使人们沉迷,应该将网络也彻底禁掉!还有电脑也是不健康的东西,应该禁掉!把这些罪恶之源从我们伟大的祖国土地上连根拔起!

但是,把游戏禁掉,他们的孩子就能上北大清华了么?把游戏禁掉,他们孩子偷钱的毛病就改掉了么?把游戏禁掉,中国的青少年就再也不会自杀了么?把游戏禁掉,少管所里就再没有那些所谓全是游戏高手的不良少年了么?

把游戏禁掉,孩子们就不会去沉迷其他的东西么?

从来就没有人问过一句:为什么?孩子们为什么沉迷游戏?

肯定不会有人问的,因为所有人都清楚事实:问题的根源压根就不在游戏。明摆着家庭与学校教育的失败造成今天的局面。

那么孩子们可以自己去寻找体育运动呀?为什么不去呢?

为什么不去呢?看看我们的城市,数数有几个公共篮球场?再数数有多少个夜总会?一家夜总会的钱够盖几个篮球场?事情明摆着,篮球场是公益事业,无任何利润可言,所以在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同时根本就没去教会那些脑袋进水的人们1+1=2,凡事要多想一步,别总认死理。

这样也就不难理解在某些地区搞中小学生集体在红旗签名宣誓告别游戏的活动屡屡发生了——尽管我们清楚孩子爱玩的天性是古今中外从没有人试过去扼杀掉的,我们暂时可以将类似的思维方式推移到17世纪以前或者更靠前些,总之21世纪的人是很难理解的——虽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如果确实曾有些人抱着唤醒孩子离开虚拟世界的想法,就该去阻止这些不负责任的恶意炒做,玩家们对这些夸张的报道除了嘲笑就是憎恨,这些报道只能适得其反,把抵触情绪越搞越浓,把家长与孩子们的敌对情绪越搞越大,而悲剧也常常就是在这种强大的外压下产生的。

并且那些还一脑门钻牛角尖的人还没搞明白,时代的脚步不会因为一些迎合他们口味的报道而停住,就在央视播放完这段节目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28日,中国游戏界的盛会——第4界chinajoy就开幕了,并且从以前的两个展厅扩大到三个展厅,现场观众爆满,并且也有人拿着摄象机在做节目,其中一个上面就标着:cctv。

一切都会改变的,而且不会太久了。

9 thoughts on “[转载] 游戏的罪名

  1. 逻辑混乱嘛…就像上1辈的老人,看见穿着打扮很另类的孩子见了就说:”哎呀,这孩子是学坏了,以后要坐牢啊.”穿的另类就要坐牢…典型的逻辑混乱.但是做报道的已经不是上1辈的老人了,非受文化大革命影响的人们了.只能说逻辑混乱…鉴定完毕.

  2. 搞那么多感叹号,用不用这么愤慨啊
    你要是总对舆论导向这么认真的话
    这日子是有点没法过了
    CCTV也有CCTV的苦衷,呵呵

    这日子,真的都认真了,就不好玩了

  3. 通常太监帮昏君做事儿的时候,太监一定是被怒骂的对象。CCTV如是。
    这日子,如果不骂骂解气,也不好玩了 🙂

  4. 菠菜现在下死口咬人..怎么办啊?如果每被咬破1口打1次疫苗的话,我已经挨15+针了..他还是想跟我玩,但是下口特狠..打我都下狠心了.他不疼啊….1点都不怕我..求助!!!!!!

  5. 扛着标有cctv机器的人应该也没什么,随便哪个编导的哪根筋抽一下,就可以报个采访chinajoy的选题,然后就出现了文中的一幕,但是选题最后能不能上可是制片人说了算的,再说chinajoy貌似(貌似)也有很多非游戏厂商参加吧,也许是那个摄像自己爱玩游戏呢,呵呵,不过骂一骂好,健脾通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