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

用这么文雅的名字记述吃饭喝酒这样的事情实在让自己有些汗颜。

上午睡得正熟的时候,大师打电话来说因为N+3,所以我晚上要请客,
who怕who啊,正好今天大辉也到北京了,那就一起搓吧。

接完电话,发觉自己居然比较清醒了,也是,这两天足足睡了有20多小时,不清醒也很困难。
然后给eygle电话,确认是要晚上吃饭。

再然后,给桔子电话,没人接。
再然后,上游戏,问蜥蜴晚上去不去吃饭,蜥蜴说今天风大,不能出门。
再然后,给YL电话,说正学车,疯子,挑个这么冷的天学车,说完事儿直接去。

吃饭的地点本来说是辣婆婆,结果宝宝说大师不能吃辣的,说eygle也不能吃辣的,
后来就定在了渝信,这个……是个川菜馆,不知道不能吃辣的是怎么个不能吃辣的法儿,汗。

在游戏里面帮蜥蜴作药水,材料还没采完,就要到点了,
急急忙忙出门,楼下的风大的出奇,刮在脸上用刀子这么老的形容词虽然有点儿土,但是仍旧实用。

打车,到渝信,除了YL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夸完大辉是个帅哥,又对大师的头发表示了严重的赞赏以后,点菜开吃。
正在埋头苦干的时候,身后一阵凉风,YL出现了,我们说他越来越像巨魔了。

一顿关于数据库,工作,Web,股票套现,年终review的饭局很快就结束了。
我跟YL回家继续我们的MC,他们几个上eygle那儿斗地主,宝宝信誓旦旦要赢回昨天的

吃完饭走出来的时候,风嗖地从门口刮进来,
我说,也许今年的圣诞节要在上海那么小资的地方过了吧。

时光如水。Cheers。

12 thoughts on “时光如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