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骇版战国》的阅读

今天终于读完潇水的《骇版战国》,确实是一次愉悦的阅读体验。
潇水的笔锋不但可以搞笑,而且可以抒情,甚至放在柔情派中也颇显的有水准,很会勾勒气氛。

风云变幻的春秋战国,粉墨登场的君王将相,伴着齐王建在松柏坡上的最后咽气,至此全部谢幕了。浮生埃露,恍然一梦;千载转瞬,怅焉终古。

至此,天下风高草长,日子何其悠扬苍茫。青铜啊,霸主啊,天下之君顿戟一怒啊,秋风黄叶伏尸百万啊,沉者自沉,浮者自浮,都似一江春水,向历史深处流去。

虽然这是一张西方的写意,但是我觉得很符合折戟沉沙的凄美,仅以此纪念那段金戈铁马的历史岁月。Cheers!

骇版战国-以最愉悦的方式阅读历史

今天居然一口气写了这么多,实在值得夸奖一下。

前几天去西单帮甜甜买考研的辅导书,顺道给自己买了两本-不是考研的。
一本是潇水写的,另外一本还是潇水写的。
一本叫《骇版战国》,另外一本还叫《骇版战国》,对不起,那是神经病,另外一本叫《青铜时代的恐龙战争》。

恐龙还没来得及看,战国已经差不多over了。

先看看战国的文风,超kuso,随便找一段。

赵武灵王看着大臣们拖泥带水的深衣,说:“我们赵国,东边有强敌中山,频频来犯;东北有燕国、东胡,人多势众;西北有林胡、楼烦,精于骑射;正西有强秦,虎狼之国。如此强邻环伺,我们是首选的俎上之物。可我们却没有强兵以自救,社稷危亡,朝夕之间啊!”

(看!动员下属革命,第一步是要吓唬他们,使下属产生urgency——危急感)。

众臣听了,危急倒是危急了,但都心怀鬼胎,皆不作声。

“强兵是当务之急,所以寡人打算改穿——胡服!” 赵武灵王吐出石破天惊的一语。

胡服?你是说穿上细脚零丁的裤子,脑袋上插两个又粗又长的白貂大尾巴,毛茸茸,长乎乎,披在后背。鬼啊——太不合传统了吧!

群臣们瞪着大眼、闭着嘴巴,对抗离经叛道的主子,表现出了严重的不同意!只有楼缓一个人站出来称“善”。但是他的“善”声很快被迂腐古板的群臣的白眼儿打得七零八落。

赵武灵王泄气了,看着这班头脑僵化的干部,苦笑着心想:如果白痴会飞,那赵国的朝堂简直是个飞机场。

sina上对潇水这一系列历史书的评价是“以最愉悦的方式阅读历史”,而豆瓣上却仅有这本书的介绍而没有会员的review,看来豆瓣仍然不是很popular啊,否则这么优秀的书应该合者甚众才对。

一向是个历史盲,这本书让我在很嘻哈的状态下满足了自己不虚度光阴的阴暗心理,sorry,用词有些不当。

另外一直想找一本日本战国时期的历史小说看看,要求通俗易懂,跟看鹿鼎记那样是最好,不知道众位看官可有推荐的吗?

Update:
今天搜索日本战国文化,结果找到了一个盲目亲日的上海小瘪三的blog,不过也找到了一篇应该是很不错的小说-人间之剑[战国篇],oh yeah。